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Y猜生活 >中大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 人工智能帮少数族裔学好中文 >

中大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 人工智能帮少数族裔学好中文

2020-06-15 来源:http://www.1860sun.com 589
中大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 人工智能帮少数族裔学好中文

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研究人工智能多年。(吴楚勤摄)

少数族裔学中文难,是多年来无法解决的问题。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多年,专攻运算语言学,在朋友偶然的提醒下,发现自己这套工具也能应用于语言学习上,遂与团队将研究成果转化,成为专为非华语母语学生而设的网上字典,将中文文句自动拆解成字词,逐个分析,教导其笔顺部首等,目前已开始在学校应用。

虽然是商学院教授,但他笑言,不是每件事都需要讲钱。无论赚不赚钱,研究都是为了帮助其他人过得更好。「这个网站不能取代真正的老师,我也不是要做教育家,谁有技术就去做吧。最重要是有人能从中得益。」

陈伟光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多年,专门从事汉语分析。汉语的字词组合变化大,「如何将汉语句子分拆,是一个複杂的问题。」研究多年,他发展出分析工具「HanMosaic」,能将汉字字句及段落分拆,分辨出哪些是词语,哪些是单字。常人以为这需要庞大的资料库协助,但原来不需要整本字典都输入电脑,只需要有一个能自行学习的人工智能,就如之前战胜多个世界冠军的围棋程式AlphaGo一样。

中大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 人工智能帮少数族裔学好中文

「HM Learn」网站能把句子自动拆解成词语,每个字词都有详细注解方便学习。(网页截图)

「小孩子要学好语文,只需要叫他们多看书,看得多自然学好。我要做的只是要训练这个人工智能,给它很多文章,教它自己去看,即定下一些规则让它自己分析,再纠正它错误的结果。我们没有死的规则,也没有人手去输入太多资料,只是给它从网上自行学习。」

这套能準确分拆字词的工具发明以后,在商业上也有不少应用,例如将字词归类成不同的情绪作情绪分析。他曾以这工具大量分析财经评论,总结其中的情绪导向,预测对读者心情和股票市场的影响,或者帮助公司分析客户电邮的心情,再划分缓急次序处理等。两年前,有朋友了解他的研究后,建议他这套软件不只可作商业用途,更可帮助其他人。

这位朋友经常做义工帮助少数族裔小朋友,感叹他们学中文很困难,学校课程未能完善,就算听和讲可以如华裔小朋友一样,但在读写上始终落后一大截,最后因为语言能力而错失很多工作机会。于是想到,他这套工具也可帮助不熟悉中文的孩子拆解句子,更有效地学习。

暂以英语人士为对象

于是陈伟光申请基金资助,聘请团队研发出一个网上字典「HM Learn」。这字典结合网上翻译软件、发音工具、图片、电子辞典等不同资源,只要在上面打进或贴上任何字句,电脑系统便立刻将句子分拆成单词,解释个别词语的意思,聆听广东话发音等。「对于不懂中文的人来说,最困难的是不知道哪个字跟哪个字是一个词,对他们来说只是看到一串字。」

这字典专为不懂中文的外语学生而设,按进每一个字,都能个别了解其意思,又能看这个字的书写笔顺,以及跟其他字组合成的词语等。「更可以跟着笔顺练习写字,写不正确,电脑就会提醒你。」学生更可按下「split」(分拆)按钮,了解其部首如何从其他部分分拆,观看部首的图像意思,了解这个部首还能组成什幺字。他表示,整个分析是一层层分拆,从句子、词彙、单字、部首、笔顺等,希望能帮小朋友更容易地学习中文。「我们只是把所有东西整合在一起成一个平台,这样就不用这边找那边找,更快地帮他们理解一句话。」

这个网站更能支援图像上载,放上图像,就能自动估测或翻译成文字,更有小测验和游戏,帮助学生自行学习。虽然这个网站以英语使用者为对象,未来他希望能加入其他少数族裔语言,如乌都语。软件发明后,他也曾跟一些慈善机构合作,已经率先在一两间少数族裔学校中作教学辅助,他期待能进一步推广这套软件,让更多不懂中文的学生受惠。

中大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 人工智能帮少数族裔学好中文

少数族裔小朋友们学中文很困难,因语言能力错失很多工作机会。(政府新闻处图片)

钻研人工智能20年

用人工智能分析语言情绪的工具,在英语世界已经广泛应用。「如2016年的剑桥分析公司帮助特朗普根据不同言论、喜好等,分析社交网站上哪些人属共和党支持者,哪些属于民主党。我们也是做类似的。」陈伟光表示,中文难学,所以比较少人从事这方面的研究。「语法结构、语意结构,其实都比较难,我却很有兴趣。」

他在澳洲研读博士时开始,就做人工智能中关于「自然语言分析」的研究,「20年前读人工智能会被人说是儍子,因为那时最热门的题目是网络,当时我读这个,别人都说,你回来没有工作可做。」

但他偏对这範畴很沉迷,因为他最想探讨的是:「将来有天,人类会否被机器取代?会否能做出一些与人类相近的东西?」这20年来,人工智能发展迅速,人工视觉、人工语言能力都已经非常成熟,而人工智能控制的无人飞机、无人地铁到无人车,都陆续在空中和路上行驶。作为研究者,他从来不看科幻电影,对于机械人叛变统治地球的故事没太大兴趣。他可会相信有天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?

「我觉得会。20年前我已经跟朋友讨论过,究竟他们会觉得,是自己控制红绿灯还是被红绿灯控制?其实是后者,只是如今的科技已经超越简单的红绿灯,将来机器或者会控制我们,但从人类进步的角度去想,是要走这一个方向。但那个终点是否我们都想到的,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。」

如今人工智能被广泛应用,也引申出不同问题。如人面识别系统非常成熟,也让人担心私隐被侵犯,更让人忧心的是,这工具会成为威权统治的有效手段,限制民众的行动。而他所研发的语言分析系统,虽然可以帮人学习语言,但也可以应用于政治监察和操控上,他也认同有这样的可能,强调工具是中性的,如何应用是他无法控制。「但不断追求进步,不断进化,就是人类的本性。」

发展人工智能的最大争议是,纵然工具是中性,但发明出来后,是否真的会对全人类都好?会否成为更巩固少数人权力的工具?这些年来也有不少辩论。对这些问题,陈伟光如此回答:「一把刀发明出来,可以拿去切橙,也可以指向其他人。要看一个人如何用。但作为研究人员,只是想突破自己,只要不是违反人性,我觉得都应该要做。」

中大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陈伟光 人工智能帮少数族裔学好中文

在研究路上,指导老师James Franklin(右)给了陈伟光(左)不少帮助。(受访者图片)

每天16小时追电兔

就如AlphaGo这个强大的自我学习系统出现后,没有一个人类能胜过它。在未来,是否人类许多工作都将会被取代?在强大的运算系统面前,人类无法比拟,将来还可以做什幺?「AlphaGo现在只是局限在棋盘上,但未来科技愈来愈便宜和快,可能很快有超级AlphaGo出现。但仍有一些地方,是人类仍能贡献的。如今一些决策也不能靠机器做,我们离被机器取代的世界仍很远,机器如今仍只是一个辅助决策的工具。如自动车仍需要有个驾驶者存在,才能确保驾驶安全,在危急情况下,仍要有人去做最后的把关工作。」他也指出,在这发展趋势下,最大问题是基层的人可能变得更弱势。「在愈来愈趋向智慧型的社会,基层的人会过得愈来愈辛苦。」

陈伟光成长于1960年代,当时百业待兴,他也是出身基层,小时候也经历打开米缸没有米的日子,却凭努力考上中大,投身人工智能研究,只是觉得人类需要仰望到更远的地方。

他以赛狗为比喻,场上需要有一只跑得比狗快的电兔,在牠们前面不断奔跑,才能够吸引参赛狗只不断追逐跑下去,发挥体内潜能。电兔不会累,因此狗只也能不断向前跑。人工智能对陈伟光来说,就是那只电兔,是他不断想完善的事。「每一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目的,如果找不到那个目的,就会浑浑噩噩,当你有目标,就能朝那个目标去做,不断改进自己,不受其他杂念影响。不然闸开了,人也只是在场上晃晃蕩蕩,不知道自己要怎样。」

办公室内的四面墙,他每天都会相对16小时,但他却觉得乐趣无穷,沉迷在人工智能的世界。这些年来,身边的人都不太明白他做什幺,也不太感兴趣,他倒不介意。「我只是在自己的空间,乐在其中,外边放烟花,我也不太关心,只是关心我的研究,也不太喜欢去旅行,不觉得去外面看北极光什幺的会很开心,因为那些不能成为我的电兔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陈伟光小档案

出生地点:香港
职衔: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
学历:中文大学理学士及哲学硕士、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理学硕士、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撰文:张绮霞

[email protected]

更多张绮霞文章:顺德联谊总会翁祐中学 研发女团创製「发热救生衣」科大专研脑退化病年轻学者 周熙文:全球每3秒一个人患上香港现存唯一人力车伕洪伯 用新科技坚持古老行业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澳门唯一授权dc9988|每天发现有趣|关注健康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38sunbet真人